Historia

Solo disponible en BuenasTareas
  • Páginas : 5 (1082 palabras )
  • Descarga(s) : 0
  • Publicado : 20 de junio de 2011
Leer documento completo
Vista previa del texto
今天是,2011年,6月,13号.晚上11点.

忽然间,想起了我们的第一次见面.那是四年前的一个夜晚,你站在你家门口的走廊...

有一个长头发的女孩,走上了楼梯,目光似乎在寻找什么,在经过你家门口的时候,停下了,然后指着你身后的房子问:"你家?"

你茫然的点了点头,然后那长发女孩说:"我找个人".你看着她来势汹汹的走进去,说:"XXX你给我出来!!!"

你有点不知所措,却又听她说:"你他妈的,把棍子还我!!".你愣了一下,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她,心想:"我应该,好像没听错,她刚说...你他妈?
看向那个她看着的男孩,手里面拿了一根,木棍,是的,你揉了揉眼睛,确定没看错,是一根木棍,而且还是实心的,长度,1米5.

"你要来做什么,女孩子家不要玩这些,倒不如给了我"--那男孩说."你做梦,你她妈的我要来做什么关你屁事,还来!!!"--那女孩双手叉腰,吼着说.

"有本事,你来拿"--那男孩撒腿就跑,那女孩拿了你放在家门口的扫帚追了上去,你看着,追也不是,不追也不是.于是朝着她的背影大叫了声,"我家的扫帚啊"

"等等还你"--那女孩说.

"..............."--你在心里祈祷着,她千万不要弄坏了才好.

20分钟后,那女孩左手拿着木棍,右手拿着你家的扫帚,走到你面前,把扫帚还给你,然后说:"嘿,谢了啊,我叫黄慧敏,你呢?"

你赶紧把扫帚放回去家里,然后看着她闷闷的说:"朱晓玲"

于是乎,我们就这样认识了,晓玲姐姐.

第二天,我又去你家找你玩了.

"你会打羽毛球吗?"--我问

"会,不过打得不是很好"--你说.

"那我们去打吧,我有羽毛球拍"--我兴奋的说.

".............."--那时候的你,有点无语.心想,怎么会有人对只是认识了一天,不,应该说,连一天都还没有的人,像是对好朋友似的.你的沉默,让我误会成了默认,于是,心急的跑下去拿羽毛球拍,最后,我们在停车场那里打了两个小时的羽毛球.

渐渐的,我们慢慢熟悉了,原来我比你大两年,呵呵.
那时的我们,少不更事.

后来,不知道为什么,我们再也没有一起玩过,直到,三年前,你跟我去我姑姑的餐馆工作,才又慢慢的做回了朋友.

慢慢的,我们开始聊天,却又是对彼此充满戒心.

三年前的某天夜里,你下来我家门口,见我坐在那里,问:"你为什么坐在这里?"

我懒懒的说--:"乘凉啊"

你很无语,然后问我说:"为什么你当初要追XXX还你木棍啊?"

我看着你,认真的说--:"因为那是别人送的"

"对于送一个女孩子木棍的这个行为,我不是很能理解"--你无奈的笑了笑.

"那是因为你用正常人的思维方法去思考"--我白了你一眼.

"的确,你实在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方式去了解的,哈"--你轻笑了一声.

"笑什么?"--

"敏姐,你知道你给我的第一眼印象是什么吗?"--你眼里的笑意,不减,反增.

"不知道"--我老实的回答."是一个,温柔,活泼的乖乖女,可能是因为你的样子的问题吧,当然,这是你还没开口说话之前的印象"--你哈哈大笑.

"什么叫,我还没开口说话之前?"--我不解的看着你.

"你知道,你开口说的第四句话是什么吗?"--你强忍着笑意.

"不知道"--谁会记得那么久的事啊?,我心想.

"三个字,你猜."--你狡黠的看着我.

我想了想,啊,惊呼一声,然后不好意思的看着你说:"该不会是,你他妈吧?"

"哈哈哈哈哈"--你未语先笑

我捂着脸,说--:"不会吧,我对你说?"

你说:"不是"

我稍微放心了些.

哈哈哈,那时候,很好笑,当然,我并不知道原来,差不多所有人对我的印象都一样.

以后的每个星期天,我们都会一起去工作.

还记得第一天上班的时候,我对你说,我带你走路去.

然后,出现了个很搞笑的场景,一个女孩在前面走,一个女孩在后面小跑.

"你看,那边的花很...."--我转过头去对你说,却看到了我右边的位置空空的.再看一下后面,我觉得有点无语,我都在第二个路口尾了,你才到第二个路口.你气喘呼呼的走过来,冲我第一句话就是--:"你是人不是啊?,走路这么快?"

我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,说:"你从那里得出来的结论说,我不是人啊?"

"敏姐,你能不走那么快吗?"--你几乎咬牙切齿的说.

"不能,因为我习惯了,而且我决定了,我们以后就这样走路上班"--说玩,我掉头就走.

你说,"我抗议"

我停了一下,走到你跟前,欺近你一字一顿的说:"抗.议.无.效."--然后掉头就走.

"那有你这么霸道的人啊?!!!"--你在我身后大吼.

我转过身来,数着手指,对你说--:"我不但霸道,还专制,刁蛮,任性,暴躁,自以为是,自私自利,不顾别人感受,你说得出来的缺点我都有,你还有什么意见吗?"

"有,而且很多."--你生气的说.

"抱歉,我不接纳"--我懒懒的看着你.

"黄.慧.敏!!!"--那是你第一次叫我全名."喂喂,没大没小的,要叫敏姐,你不知道叫比你大的人的全名是很不礼貌的事情么?"--我故意装做严肃的看着你.

那时,我想你是真的有那么点生气的.抱歉呐.

"我懒得跟你说,得存多点气,待会用来走路"--最后你妥协了.

"你这样的态度是完全正确的"--我赞赏般的点了点头.

"我怎么认识了你这么个缺点那么全的人呐?"--你小声的嘀咕.

我闪到你面前说--:"你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对自己的朋友,伴侣有那么多的抱怨吗?,那是因为每个人都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给别人看,而那不好的一面就需要时间才能去了解,而随着时间越久,发现的缺点就越多,所以才有那么多的抱怨啊,至于我嘛,我习惯把自己最最最不好的一面展现出来,想跟我做朋友的人,会有耐心去了解,不想跟我做朋友的人,我干嘛要让ta看到我好的一面啊?做我的朋友,首先要学会接受跟包容我的缺点,晓得不?"

于是,之后你得出了一个结论,那就是,我绝对不是地球人.肯定是不知道在那个时代的陨石里爆出来的,外星物种.后来,我们常常攀比,玩游戏的时候就比等级,工作的时候就老是争第一,吃饭要第一,洗碗要第一,什么都能争一顿.老是耍嘴皮子,呵呵呵.

然后照常的上班,下班,你从在我身后小跑,变成了可以走得快了点,然后再快了点,最后与我并肩.从此,你再也没有说我走路快了,却是你老妈跟你抱怨,你走路有点快了.哈哈哈,然后她每次这么说,你都把责任推到我身上.

有天,你问我--:"敏姐,我们算是朋友吗?"

我说--:"不是,咱们是好朋友"

你有点惊讶,然后说--:"在你心中朋友的定义有多少个?"

我很认真的想了想,说-:"三个,朋友,好朋友,知己"

"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在好朋友的位置上?"--你问.

我想了一会,说--:"不是,西瓜,明仔,APPLE,哥哥,他们是朋友,娜姐,你,美琪,老泽,一泓,是好朋友,至于其他的嘛,是介于朋友与好朋友中间的,就是,关系比朋友多点,比好朋友少点."

"那知己呢?"--你问.

"这个嘛,也许,有机会你是第一个"--我笑了笑.

"可是你对他们的定义是什么?"--你有点不明白了."呐,朋友呢,是吃喝玩乐的,好朋友呢,是能说说心事的,至于知己嘛,是能说秘密的"--我耐心的解释给你听.
"你好像很有兴趣知道我对于朋友的分类啊"--我说.

"只不过是一个排名而已嘛,我才不会在意呢"--你偏过头去.

"我在意,因为意义不一样"--我淡淡的说.

你看着我,眼里写着,无奈.哈哈哈,你也许不会明白这些分类的真正意思,遗憾的是,我也不会说出来.

某天夜里,我也不知道我们的那根神经搭错线了.居然对着天许愿,好吧,我得承认,许愿的原因是因为前一个星期,我有种很强烈的不安,有人要出事了,而且是车祸.

愿望是....前面的省略,重要的那一句是:"老大,我知道有人要出事了,如果是家人的话,全部我来担,如果是朋友,就我大半,ta小半.

许愿那天是星期二,之后你问我

"敏姐,你许了个什么愿?"

我当时不敢对你说,就说--:"你先说,不然我不说."

你说--:"说出来就不灵验了"

我双手叉腰,说--:"那你还叫我说,你欠揍呐."

结果迎来的是你那招牌对白--:"你讨打".星期三,你来我家,听到我的声音,你问--:"敏姐,你是不是感冒了?"

我说--:"没有啊"

星期四,下午,4,5点的时候,开始觉得不舒服,后来竟然发烧了!!

首先是,发烧,从星期四中午5点,烧到星期五早上8点.药吃了很多,可没效.

可难受了,身体很疼很疼,被风吹过都疼.

你看到我这个样子,有点吓到了,你说那是因为从来在你面前的我,都是坚强的.然后就很不舒服想睡觉.

就不停的做梦,梦到一个人(后来才知道那是我朋友),场景在崖边,有个人浮在空中,对我朋友说,走啊,向前走啊,你想要的东西就在那面下面,只要你跳下去就能得到了"

"不要啊"--梦里的我大叫,"不要信他,不要去啊"--我死死的抱着他往后拖.

"去啊,你不是一直想要吗?快去啊"--那人说.

"不要啊,求你,不要啊"--我不停的往后拖,他就不停的挣扎,想要往前去.这是第一次,第二次也是重复,不过重复多一次,我就难受多一分....
tracking img